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美颜盛世
    柳灵霄目光看着这个抱着他大腿嚎啕大哭的大汉,半天回不过神来。

     那大汉抱着他的大腿,正痛哭流涕,说道:“二少啊!你可回来了,弟兄们都想死你了。”

     “一天没见着你,吃不下饭,喝不下茶,干活都没劲了。”

     闻言,顿时,祁光秀和灵智和尚齐齐侧目,目光惊奇的盯着柳灵霄。

     好似在问,这怎么回事?

     “……”柳灵霄。

     他也想知道啊!

     现在他整个人都懵逼的好吗?

     只见,那大汉一边哭着,一边就将湿哒哒的眼泪往柳灵霄的裤脚上蹭。

     柳灵霄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不好了,忍无可忍,一脚抬起,踹!

     便只见——

     那一米八高身强体壮的壮汉,就被柳灵霄一脚给踹飞出去了,朝前飞出足足三米远。

     “!!!!”柳灵霄。

     他顿时目瞪口呆,卧槽,这是我做的?

     老子这是天生神力!?

     一旁的祁光秀和灵智和尚也面露意外之色,似乎有些惊奇面前发生的这一幕。显然他们也没料到柳灵霄这个看似柔弱系的美少年,竟还有这等天生神力。

     而柳灵霄目视前方,嘴角直抽,突然觉得有点无法直视自己了,明明人设是一个柔弱系美少年,走几步路就气喘吁吁,靠脸征服世界的那种。结果——出乎意料的,竟然拥有一身天生的神力。

     轻轻松松,一脚踹飞一大汉。

     感觉有点酷炫呢!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想想还有点小带感。柳灵霄心中生出迷之满足自豪,感觉自己萌萌哒。

     只见,那被踹飞出去倒在地上的大汉,手捂着胸口,一脸痛苦扭曲的神色,唇角溢出一道鲜红血迹,却是表情满足,语气欣慰的说道:“二少还是和以前一样有活力,看来没有在外面受苦,真好。这样……我就能放心了,咳……咳咳……”

     只见他唇角一道鲜血溢出,不断咳血。

     “……”柳灵霄。

     求你别说话了!

     留着点力气,等待抢救吧!

     而城门口的另一个守卫,则是手擦拭眼角不断留下的眼泪,一脸感动表情,“这真是……太感人了!二少,你可终于平安归来了。”

     “……”柳灵霄。

     他艰难的将目光从那个躺在地上不断咳血的壮汉身上移开,看向这个士兵,见他一脸感动的无以复加泪流满面的模样,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哥,你醒醒,醒醒啊!

     重点错啊!

     重点不是我终于平安回来了,而是你兄弟还躺在地上不断咳血啊!

     求你看他一眼好吗?

     他身受重伤,吐血不止啊!

     然而,从头到尾他都没去看哪个躺在地上半死不活吐血不止的大汉,沉浸在自己的感动情绪中不可自拔。

     最终——

     “我感觉……”柳灵霄一脸艰难的表情,说道:“我已经看不这个世界,这些人。”

     一个个跟有病不吃药一样!

     我勒个擦!

     无奈,柳灵霄叹了一口气,说道:“有病就要吃药,不要放弃治疗啊!”

     说罢,他抬脚往前走,来到那被他一脚踹飞出去到底吐血不止的士兵面前。

     只见,那士兵抬起头,目光敬仰崇拜的看着他,语气艰难,说道:“二……少。”

     这说一个字就痛苦的喘气一声,还伴随着吐血。

     简直惨绝人寰,触目惊心。

     见者泪下,从所未闻。

     柳灵霄目光看着他,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也不知道我力气这么大,一脚就把你踹飞出去,还吐血不止!

     老子自己都被吓哭了。

     顿时,只见那大汉满脸感动的神色,眼涌现泪水,哽咽说道:“二少,二少你竟然和我道歉,卑贱如我,竟能得二少青睐,亲口道歉,我……我……我死而无憾啊!”

     然后,血吐的更欢了。

     看来是要亲身上阵,演示死而无憾。

     “……”柳灵霄。

     他看着这满脸感动,一副随时可以含笑九泉模样的壮汉,嘴角直抽,所以说这他妈到底是什么玩意!

     怎么感觉这群守城的士兵,跟蛇精病一样。

     所谓脑残粉也就是这样了吧!

     为二少生,而二少死。

     柳灵霄被自己的想法雷的浑身一颤,赶紧的伸手从储物袋里掏出一瓶丹药丢给那大汉,说道:“有病赶紧吃药,不要拖。”

     那大喊双手颤抖的捧着白玉瓷瓶,一脸感动的无以复加的表情,声音哆嗦的说道:“这是……二少赏赐给我的,我……我……我,此生圆满!”

     “……”柳灵霄。

     他快崩溃了,受不了这幅脑残粉的究极狂热,一脸求饶的表情,说道:“赶紧吃药,再不吃,你就要死了!”

     那壮汉抬头目光看了他一眼,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硬是被感动的红了眼圈,然后哽咽的打开了药瓶,倒出一颗丹药,张嘴,吞下。

     下一秒——

     “噗——”

     直接喷出一大口鲜血,脸都紫了。

     “!!!!”柳灵霄。

     卧槽!?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便只见那大汉一脸痛苦的表情捂住喉咙,声音艰难说道:“丹药……有毒!”

     “……”柳灵霄。

     屁!

     老子没下毒!

     老子没事给你下毒做什么,浪费□□吗?

     “二少……”只见那大汉爬到柳灵霄脚边,伸出手抱住他的大腿,牢牢抱住,死死抱住,声音艰难颤抖说道,“就算二少要我死,我也……甘之如饴。”

     “我这条命……是二少的!二少要我生,我就生。要我死,我绝无怨言!”

     “……”柳灵霄。

     按理说,如果有人听到这样一番表忠心的话,一定会感动的无以复加的。但是这其中不包括柳灵霄,对此,他只有一个想法,老子冤枉啊!老子真的没给你下毒!

     柳灵霄看着这个跪在他脚边,抱着他大腿不放,吐血不止,鲜血染红了他的裤脚的大汉,整个人都暴躁了。我要你命做什么,能吃吗?草!

     好想一脚将这人踹飞,但是想想刚才他无心一脚结果引发的后果……柳灵霄他,忍了!

     毕竟,他现在的人设是天生神力的柔弱美少年。

     一旁的祁光秀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说道:“你刚才给他的是什么药?”

     柳灵霄闻言,满脸暴躁,生生忍住,忍气吞声道:“疗伤药。”

     祁光秀嘴角顿时一抽,无语说道:“你刚才给他的是除滞散。”

     “……”柳灵霄。

     原来是除滞散吗?

     但是资料上明明写的是疗伤药啊!

     日!

     柳灵霄忍不住,又重新将脑海里的那些资料看了一遍,然后沉默。

     哦,原来是他看错了,是除滞散没错。

     对不起,我眼瞎。

     你他妈没事把这些药瓶做的那么像做什么,误导人啊!吃错药,可是会死人的!

     祁光秀见这少年傻在那里不知所措(他自认为的),暗叹一口气,走上前去,拿出一瓶丹药,递给跪在柳灵霄脚边抱着他大腿的大汉,声音清淡说道:“除滞散能祛除人体内的杂质废物,打通堵塞的经脉和血管。你方才喷出一口血,并非坏事,相反,有益于你日后修炼。”

     “这瓶是回春散,可治内外伤,你服下它,三日便可痊愈。”祁光秀说道。

     那大汉抬头,目光看了他一眼,眼圈还是红的。

     祁光秀见状,顿时面皮一抽,只见一个身强体壮的大汉,满脸泪痕,眼圈红肿……那画面太美,我不忍直视。

     见那壮汉半天没动静,祁光秀生平第一次丢下了风度,一把将药瓶塞到他手中,然后赶紧转身走开了。

     他担心他再看下去,会忍不住变了脸色,失了礼数。

     这一刻,他生出和柳灵霄一样的念头,柳城的这些士兵都脑壳有病吗?

     柳灵霄也有些吃不消了,他听祁光秀说大汉身体并无碍,赶紧一把甩开了那大汉抱着他大腿的手,然后——跑了。他跑到祁光秀和灵智和尚身边,丢下一句,“快走!”

     祁光秀见他这幅跟逃难一样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顿时抽了抽嘴角,跟了上去。

     至于灵智和尚,从头到尾都没什么表情,手挂着檀木佛珠,一言不发的跟在他们二人身后。

     在柳灵霄身后,那大汉还大声热情洋溢的喊着,“二少,以后经常来看弟兄啊!”

     柳灵霄的脚底顿时一股打滑,嘴角直抽,老子一定离你们远远的!

     **************************************************************************************************

     如果说,守城的士兵只是让柳灵霄觉得他们有病的话。

     那么入城之后,柳灵霄才发现不是士兵有病,而是他有毒。

     此时,天色已晚。

     城内街道上行人稀少,主街两旁的摊贩此时也正准备收摊了。

     一派冷寂萧条的景象。

     而当柳灵霄一出现——

     “二少!”

     “是二少啊!”

     “二少!你可回来了!”

     “二少,我们想死你了!”

     “终于……在天黑前见到了二少,晚上可以睡个好觉了!”

     “……”

     只见那群原本还是神色冷淡眉眼倦怠的城中百姓,一个个顿时激动了起来,眼神兴奋,面泛红晕,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柳灵霄。那狂热的模样,就跟吸/毒的人看见了毒/品一样。

     “……”柳灵霄。

     卧槽!

     谁能告诉我,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游戏资料上,他妈没写啊!

     日,还能不能愉快的玩游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