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你驴我啊
    这金手指的威力有点酷炫!

     看着对他这个假儿子一副温柔慈父模样的柳元,柳灵霄觉得压力好大。

     竟没发现他哪里不对,毫无异样的就这样接受了他这个冒牌货!

     简直要为他原儿砸掬一把同情泪!

     说好的是柳元最宠爱的儿子呢?

     亲爹连自己真假儿子都分不出,可见这并不是亲爹。

     柳灵霄暗暗腹诽了几声,定下心来,总算不用担心穿帮了。

     真是戏里戏外皆是戏,人人都是戏子。

     你在演,我也在演。

     这现场唯一真的人,只怕唯有什么都不知道的祁光秀了吧!

     柳灵霄一副乖巧好儿砸的模样,站在柳元身旁,一言不发。

     祁光秀看着这对和好如初的父子,松了一口气,总算没上演父子反目成仇的戏。

     否则这真要动起手来,他这一个外人到时候可就尴尬了,他是拦呢还是不拦?

     拦又以什么身份拦?

     想到这里,他目光暗暗看了一眼柳灵霄,心道,虽然柳元挟恩求报,硬逼着他收柳灵霄为身边道童。这说是道童,其实也就是未来的弟子预备役。

     多少道童的终极转职,就是给真人道人做弟子。这其中翘楚,做的最好的,莫过于当初远古洪荒,侍奉在鸿钧道祖身旁的两个道童,昊天、瑶池。

     如今这两人,入主九重天外的三十三重天宫,一个贵为玉皇大帝,一个尊为王母娘娘,统御众神。

     这两人可谓是将道童做到极致,道童中的第一人。更是在转职的时候,达到了职业生涯的巅峰顶端。

     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个真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选对老板很重要。

     试想一下,倘若昊天和瑶池当初侍奉的不是道祖鸿钧,最后他们能做上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吗?

     祁光秀目光看着站在柳元身边愈显乖巧伶俐的柳灵霄,原本一开始的被逼着收他为道童的不满,此刻已经烟消云散。经过短暂的相处,他十分喜爱这个秀美聪慧的少年。心道,倘若自己要收徒,未来的徒弟必然是像他这样的。

     所以,祁光秀就心想,要不要干脆给柳灵霄提升个分位,直接收为徒就好了。毕竟,他身边不缺伺候的人,恰好缺个徒弟。

     更何况,他目光看了一眼娇生惯养的通身贵气的柳灵霄小少爷,真是无法想象他毕恭毕敬侍奉人的样子。虽说道门清静,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玉清门内良莠不齐,不乏一些捧高踩低之人。

     这柳灵霄若真是以他道童的身份入了玉清门,难免要受些气。想到这里,祁光秀皱了皱眉,心里涌起一股不舒服。这样秀美通透的少年,不该受那些侮辱。更何况,这还是他看中的弟子。

     想到此,祁光秀就下定决心,就这样,直接收为徒,看谁以后还能欺负他!

     打定主意的祁光秀,便抬起头,目光看着柳灵霄。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开口呢?

     他心忖,难不成他要直接说,贫道恰好缺个徒弟,你来不来?

     会不会太直接了点?

     这边,祁光秀陷入了困难之中。

     那边柳灵霄被他的目光看的莫名其妙,心道,我脸上生花了不成,这样看着我?

     柳元目光看了一眼表情深沉的祁光秀,眉目不动声色,客气而不失礼数的说道:“多谢祁道友,将小儿送回。”

     祁光秀闻言,抬眸看了一眼,张口说道:“柳城主客气,这是贫道该做的。”

     我徒弟,当然得我护着。

     柳元闻言,眼底眸色更深了几分。

     思来想去,祁光秀觉得还是按照常规礼数,对着柳元煎果饼子来一套,啊呸,是夸赞忽悠来一套。

     道门的规矩,先是夸赞此子骨骼清奇啊,天赋异禀,巴拉巴拉的……总之夸奖的人的话,不要钱的往外送。临了,来一句,贫道乃是xx山xx洞府的xx真人,师父名头响的,就将师父的名号往外报,什么xxx天尊座下大弟子。

     这一连串的名头往外一报,就将人给唬住了。

     顿时让人肃然起敬,崇拜不已。

     这时候,顺势收个徒什么的,根本不是问题。

     你态度高冷,对方诚惶诚恐,受宠若惊的将儿砸/自己毕恭毕敬的双手奉上,投身道门之中。为道门的人口添砖加瓦,奉献一身。

     这在上古洪荒的时候,是每个道门弟子精通的一门绝技,不然怎么叫神棍呢?

     最典型的比如陈塘关那户姓李的人家,他家三娃,就是这样入了阐教太乙真人的门下。

     这太乙真人,贵为阐教十二仙,跟随在玉清元始天尊身旁修道数千载,别的学的不如师兄弟们,但是这装叉忽悠人的本事,那可是一等一的,尽得天尊真传。

     听师门祖师的,按照古老的规矩来,总是不会出错的!

     第一次收徒没啥经验的祁光秀,如此想到,决定还是保守稳重的好。

     于是,他面上清雅端庄,黑发白袍,仙气缭缭,一派出尘道骨。

     出现了,道门的绝技之一,装叉!

     他面向高冷,却又不失礼数的对着柳元,矜持客气说道:“令公子骨骼清奇,灵气逼人,秀美绝伦,贫道见之心喜。”

     等等,这里面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哪里,哪里……”柳元一脸客气,说道,“真人谬赞了。”

     他目光含笑,回头看了一眼百无聊赖站在他身旁听着两人打官腔的柳灵霄一眼,然后转头对着祁光秀肃然说道:“这正是我要对道长说的。”

     “哦?”祁光秀说道,心中暗忖,难道柳城主看出了我的心思,主动要将柳灵霄给我做徒弟?不从道童做起了?

     这还真是得寸进尺,顺着杆子往上爬!祁光秀心道,不愧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柳元,心思狡诈。

     罢了,罢了!

     他抬头,目光无奈看了一眼站在柳元身旁的柳灵霄,心道,谁让我喜欢你呢?非要收你为徒,柳元他猜中了我的心思,等同于握住了我的把柄。这回,姑且忍他一忍。

     “……”莫名其妙又被看了的柳灵霄。

     这人有病吧!

     祁光秀心下为柳元的识趣而高兴不已,面上却是端着高冷清淡的表情,把道家的装叉风范摆的是十足十的。

     柳元看着他的脸色,继续说道:“犬子顽劣不堪,实难成大器,不敢劳烦真人操心。”

     说着,他又叹了一口气,对着祁光秀拱手说道:“这道童一事,就此作罢!”

     “……”祁光秀。

     唉?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美滋滋的等着天上掉徒弟的祁真人,顿时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