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花式讨好
    “你觉得我如何?”陆望舒声音冷冷问道。

     顿时,柳灵霄一副被雷劈了一样的表情。

     他瞪大了眼睛,双眸圆滚滚的,明亮又灵动,就这样愣愣的看着陆望舒。

     像只炸毛的雪白狐狸,陆望舒看着他这幅样子,心中想到。

     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一摸。

     陆望舒的手指微动了一下,很快的又恢复原样。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心中想到。

     柳灵霄目光懵逼的看着面前清冷如仙的陆望舒,满心都是卧槽!

     你丫的被人给魂穿了吗?

     竟然问出这样的话来……完全不像他这样的人会说的话。

     陆望舒是个什么样的人?

     柳灵霄心想,虽然这仅是第一次见面,但是陆望舒是一个冲击性极强的人。

     让人无法忽视,亦无法忘却。

     罕见的俊美,寒冰的气质,以及霜雪的无垢。

     风姿清隽,如昆仑仙客。

     不仅如此,他通身冷冽,不同于常人的强大气势,都在昭示他的与众不同。

     这是一个修为深不可测,并且有着惊心动魄容貌的男人。

     他能轻而易举的让任何人喜欢上他,并且为他神魂颠倒。

     但是,柳灵霄并不喜欢他。

     岂止是不喜欢,他简直是满心的郁卒。这样一个寒冰无垢正直冷冽的男人,一看就是正派人士。将会是他未来征服世界的敌人,敌人越强大,他当然就越不开心。

     说不定,这会是阻止我征服这个世界的心腹大患,最大的绊脚石呢!越想,柳灵霄心情越糟糕。

     该怎样干掉这个未来的心腹大患呢?

     柳灵霄心中暗搓搓的就想着弄死陆望舒的三十六种办法,这还没开始征服世界,就先想着铲除敌人了。

     不得不说,柳灵霄也是病的不轻。

     陆望舒见他低头沉思,以为他在思考如何回答他的问题,没有出言打扰他。只是,伫立在一旁,目光冷冷的盯着他。

     忽的,庭院里起风了。

     清风掀起他竹青色的长袖,衣摆猎猎作响。

     嶙峋的假山旁,几株青竹林被吹得也是簌簌响动。

     一人青衣,站立如竹。

     一人跪着,秀美如画。

     这一幕看上去,倒是诡异的和谐,让人有一种相得益彰的感觉。

     或许……

     是因为都长得好看的缘故吧!

     果然,这世道是残酷的,帅哥只能站在帅哥的旁边。

     ********

     一旁的祁光秀看着这陷入诡异沉默的两人,顿时觉得压力好大,头皮发麻。

     一个是他师父,一个是他看中的未来的徒弟,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万一他师父被惹怒了对柳灵霄动手,祁光秀觉得……到时候如果让他选择,他会毫不犹豫的偏袒柳灵霄。

     毕竟,这是他未来可爱乖巧并且柔弱的小徒弟不是?

     有了媳妇忘了娘,啊呸……是有了徒弟忘了师父,说的就是祁光秀这种人。

     真是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男人!

     等等……你说柳灵霄还不是他的徒弟?

     还有半路杀出了抢人的枯荣大师?

     祁光秀表示,这都不是问题。

     从陆望舒出现的那一刻起,祁光秀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心,瞬间就安定了下来。

     他师父来了,只要有他师父在,没人能从他手里抢走任何东西。

     不管那个人是谁。

     这并非是一个徒弟对师父盲目的崇拜,而是对陆望舒这个人的信任。

     曾有人说过,如果这世上只剩下最后一个值得信任的人,那么他只能是陆望舒。

     剑仙陆望舒,言出必行,一诺千金。

     当然,能保证这些的前提,是陆望舒强大的堪称逆天的剑道修为。

     天真的祁光秀完全没想到,陆望舒在,别人无法从他手中抢走他的小徒弟,那如果那个人是陆望舒呢?

     不久之后,当祁光秀知道今日陆望舒会出现在这里的目的时,悲伤的眼泪都掉下来。

     都怪当时太年轻……

     当然,现在祁光秀还不知道自己未来的悲惨遭遇,一番苦心为他人做嫁衣。

     他还满心紧张的为柳灵霄捏一把汗,生怕他回答不对,惹怒了陆望舒,然后被一剑劈了。

     虽然祁光秀觉得自家师父会对柳灵霄问出这样的问题,本身就很奇怪了。

     他师父那样云端之上的清冷剑仙,又怎会在意他人的看法?

     师父似乎对柳灵霄过于关心了,祁光秀脑海里一瞬间闪过这个念头,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却没容得他细想,只听见柳灵霄清脆的声音响起。

     “你是个好人。”柳灵霄跪在陆望舒面前,抬眸,清亮的目光看着他,语气脆生生说道。

     陆望舒目光不动声色看着他,问道:“为何这样说?”

     “因为,你长得好看啊!”柳灵霄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道:“正所谓,相由心生,你长得这么好看,一定是个好人。”

     “……”祁光秀。

     长见识了!

     原来好人还能这样解释。

     站在一旁听着两人对话越来越不像样的柳元,满脸无奈笑了下,该说这孩子天真(傻逼),还是该说他聪明呢?

     这真是一个绝妙的回答。

     祁光秀看着因为柳灵霄的话,陷入沉默的陆望舒。

     他觉得,为了自己未来小徒弟的命运不过早夭折,他必须做些什么。

     “师父。”祁光秀出声说道,“稚子无知。”

     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计较,太跌份了!

     所以,师父你手下留情啊!

     陆望舒抬眸,看着他紧张的模样。

     顿时,心下不满冷哼一声,你以为我对他做什么?你连一个稚子都不如!

     稚子尚且知道我不会伤害他,你担心什么!

     如此想到,陆望舒的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愉悦感。

     柳灵霄平平淡淡的一句“你是个好人”,让他莫名的觉得舒坦,高兴。

     尤其在祁光秀这个蠢徒弟的面前,就更显得柳灵霄的聪慧乖巧!

     “回去,把道德经抄一百遍。”陆望舒语气轻描淡写对祁光秀说道。

     “……”祁光秀。

     为什么罚我抄经书!

     我做错看什么?

     我都这么大了!师父你还罚我抄经书。

     还是在我徒弟面前!

     祁光秀心塞塞的,觉得在未来徒弟面前丢了颜面,不开心。

     师父,果真太任性!

     看着他的表情,陆望舒心下越发不满,冷哼一声,蠢货!

     到现在还看不清事情,那是你徒弟吗?

     可怜的祁光秀,至今不明白,自己为何被针对。

     *******************

     在地上跪了许久的柳灵霄,心里老不高兴的。

     老子跪的膝盖疼!

     偏偏还不能起来!

     都怪祁光秀,一切都是祁光秀的错!

     陆望舒目光看着他,俊美的脸上依旧是神色淡淡,却不似方才那般冰冷。

     他眉眼柔和了几分,对着跪在地上的柳灵霄说道,“你起来吧!”

     “……”一旁心塞的祁光秀。

     等等……

     这话不应该是由我来说吗?

     师父,你错了!

     你抢了我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