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前往玉清门
    1

     因为柳灵霄的一句话,柳元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知道我是冒牌货?

     他会不会误会是我伤害了他爹?

     他会不会恨我欺骗他?

     ……

     一瞬间,柳元的脑海里闪过许多诸如此类的想法。

     他甚至有那么片刻的迟疑,要不要坦白从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

     而少年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爹,亲爹!”柳灵霄哭着脸说道,他决定挣扎一把,说不定柳元只是怀疑他是假冒的,而并非是确定他是假的,那么手铐什么的……说不定只是情/趣/玩具呢!

     虽然这话,柳灵霄自己都不信。

     “就算我是你从路边捡来的,您要是我亲爹啊!”柳灵霄一边真心实意的说道,一边目光暗暗的瞅着柳元。

     只见,柳元的神色一瞬间微妙,紧绷的脸颊松展开来。

     他俊美冷肃的脸上露出一道释然的笑容,对着柳灵霄说道:“傻孩子,都在瞎想些什么!”

     “……”柳灵霄。

     欸!?

     他瞪圆了眼睛,看着柳元。

     哪里不对?

     原来并非是身份暴露,而是这孩子脑洞太大,真是让本座吓一跳!

     没有掉马的北冥大帝心情好极了,面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瞬间如昙花绽放,晃花人眼。

     柳灵霄眼睛都看直了,擦!好帅!

     嫉妒,羡慕,恨!

     柳元对着柳灵霄说道,一脸严肃,“你是我最心爱的孩子,独一无二的。”

     “你在心目中,是最重要的那个。”

     “所以……”柳元往前踏出一步,来到少年的面前,他深邃的眼眸深深的注视着柳灵霄,俊美的脸上如一池春水,冷冽却温暖人心。

     如此矛盾,却又如此理所当然。

     柳灵霄抬起头,目光愣愣的看着他。

     有些懵逼的样子。

     柳元对着他轻轻一笑,然后伸手搂着他的肩,低下头,额头贴着少年的脸颊,像是撒娇又像是宣誓一般,语气喟叹而眷恋,说道:“不要怀疑我,也不要怀疑你自己。”

     “……”柳灵霄。

     他的神智恍惚,秀美的脸上表情空白。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神展开!

     *********************************************************************************************

     半响之后。

     “所以,这个黑手环到底是什么作用?”柳灵霄看着手上的这个玄黑手环,一脸严肃问题。

     奇奇怪怪的东西,他才不要戴!

     主要是还很丑!

     柳元同样是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说道:“我要告诉你的事情是,你的体内封印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强大力量。”

     “……”柳灵霄。

     卧槽!?

     真的假的?

     这不是jump漫画里才有的剧情吗?

     什么你的体内封印着洪荒之力,我已经饥渴难耐了……

     难道我的人设不是金手指点在脸上靠脸征服这个世界的柔弱美少年吗?

     体内封印着洪荒之力什么的,是什么神展开啊!

     要说,柳元那不愧是做一界之主的大人物,扯起谎来,眼皮都不眨一下,张口就来,“你体内的这个庞大力量,随着你年纪的增长会逐渐躁动,最终失控。在你没有完全掌控这股力量之前,不要取下这个封印环,它能够封印你体内的这股力量。”

     懂了!

     原来如此。

     看来这具身体也是不简单啊,体内封印着洪荒之力什么的……听上去好像很流弊的样子。柳灵霄一边心中想着,一边漫不经心的戴上这个封印环。

     一旁的柳元看着他的动作,深邃的眼眸神色越发暗了几分。

     这个玄黑手环有着一个修真界普遍公认的名字,封妖环。

     顾名思义,封印妖族的环。

     用的是封印石打造,可以封印世间一切妖物。

     至于这些,柳元并不想让柳灵霄知道。

     一切,由他来背负。

     所谓圣人之子,不过是天道禁锢下的一具泥人罢了,不如做一个肆意妄为的妖族来的潇洒自在。

     一旁全程目睹了整个过程的狐宿,忍不住嘴角抽动了几下,这也行?

     这样,都不暴露?

     这对父子,果然奇葩!

     不愧是父子,天生一对!

     ********************************************************************************************

     柳灵霄毫不知觉柳元的用心险恶,戴上封妖环之后,抬起头,目光看着柳元,说道:“父亲,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正在这时,狐宿朝他们二人走了过来。

     狐宿目光看着前方这对父子,张口叫道:“北……”

     这话还未说出口,柳元就是一道冷厉视线瞥了过去。

     “柳兄。”狐宿当即改口说道。

     柳元那阴沉杀机毕露的脸色才转好,卸去杀气。

     狐宿见状,松了一口气,默默擦拭额头的汗水,刚才真的好险啊!

     感觉距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呢!

     柳元目光不善的看着这个前来搅局,打扰他们父子二人会话的不速之客,声音冷冷说道,“你有何事情?”

     “……”狐宿。

     面对态度如此冷淡说话如此不近人情,满脸都写着不欢迎三字的友人,狐宿感觉他有些受伤。

     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

     说好的做一辈子的朋友呢?

     以上↑,柳元统统没说过。

     狐宿将手上捧着的雪白团子往前一递,对柳灵霄说道,语气有些不大爽,俊美的脸上神色也是臭臭的,“它想跟你走。”

     悉心照料,好吃好喝养了这么多年的老祖宗,就要跟着外面来的野男人(美少年)跑了!

     团子一样蹲在狐宿手上的雪白小狐狸,很配合的抬起了头,乌黑灵动的眼睛对着柳灵霄滴溜溜的转,紧接着站起了身,身后潜伏的九条狐狸尾巴登时就露了出来,在空气里摇啊晃的。

     它冲着柳灵霄“吱吱吱”的叫着,一双狐狸眼里神色欢喜,两腿往后一蹬,就要朝柳灵霄扑去。

     亏得狐宿眼疾手快,拦住了它。

     否则,那少年非得弄死它不可。

     没看到人美少年一脸审视的表情盯着你吗?老祖宗,你可长点心!

     柳灵霄一双眼睛直直盯着狐宿手中神色兴奋的小狐狸,脸上神色耐人寻味,半响之后,他抬起头,目光看着狐宿,说道:“它想跟我走?”

     狐宿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是。”

     柳灵霄挑眉,道:“它知道跟我走的下场吗?”

     此话一出,顿时,狐宿和小狐狸同时懵逼了。

     两只狐狸,一大一小,表情一样,看着柳灵霄。

     二丈摸不着头脑。

     “什么下场?”狐宿问道。

     小狐狸虽然不能说话,但是它的懵懂天真的表情,瞪着柳灵霄疑惑迷惑的眼神,都很好的表达出了它的意思。

     不愧都是狐狸,柳灵霄心下感慨了一下,连犯傻都是一个德行。

     “作为储备粮的下场。”柳灵霄说道,然后挑眉,狭长的眉眼里目光狡黠,“哪天我要是饿了,饥不择食,或者想尝试一下狐狸肉的滋味,作为储备粮,可是要乖乖的做好献身的准备哦!”

     “……”狐宿。

     “……”小狐狸。

     两只狐狸,一大一小(一老一少?)同时露出一副遭雷劈的傻眼表情。

     卧槽!?

     夭寿啊!

     有人要吃狐狸肉了啊!

     一旁抱臂围观的柳元脸上闪过一道不屑表情,傻!这也信。

     “他说的是真的?”狐宿顿时抬起头,看向柳元,表情有些勉强的说道,“他真的吃狐狸?”

     不怪狐宿会有此感慨,上古的时候,龙凤两族还未灭族之时,横行洪荒。万妖百族皆是二族口粮,后群妖归顺凤族,尊凤凰为妖主。换取凤族庇佑,才得以逃脱一劫。

     当时青丘狐族亦是万妖百族之一,对这段上古凄惨悲凉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的记忆,刻苦铭心。龙凤二族横行洪荒时,唯有像鲲鹏、白泽、麒麟等天生强大的异兽,才能不被蹂/躏,至于其他的……嗯,基本上就是小可怜。

     狐宿听过一些这个圣人之子的传闻,据说他和凤族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所以吃狐狸肉什么的……说不定真是真的也不一定。

     柳元站在一旁,目光冷冷看着狐宿,对他的疑问只回了两个字,“呵呵……”

     “……”狐宿。

     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鄙视。

     “咳……”狐宿轻咳了一声,这时候,他哪还能反应不过来,他这是被这对父子给愚弄了!

     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狐宿动作飞快的将手中的小狐狸塞到柳灵霄手中,同时将一个青色的储物戒塞到他手上,不容拒绝说道:“我家这老……”

     在小狐狸瞪过来的凶狠眼神下,狐宿赶紧改口说道,“我家这小祖宗,以后就拜托你了。”

     祖宗,真是祖宗!

     骂不得,惹不得。

     唉!

     狐宿心中腹诽了几句,然后抬眸,目光看着柳灵霄说道,“你的恩情,青丘记下了。日后倘若有需要,定万死不辞。”

     “……欸!?”被塞了一手东西的柳灵霄有些傻眼,这是什么神展开?

     狐宿却是像怕他拒绝一样,飞快的走开了,并且远远的传来一句话,“储物戒里的东西就当是我家这不省心的老祖宗的口粮费,大侄子,你就不要害羞,收下吧!”

     “……”

     “……”

     柳灵霄and柳元同时心里爆了一句粗话,草!谁是你大侄子。

     这狐狸,果真是跑的飞快。

     柳灵霄手里拿着一颗青色的储物戒,深青色,戒面刻印着一圈古老青色纹路,旁边还雕着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狐狸。

     青丘……柳灵霄心中默念这个词,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这里是青丘,是狐狸的地盘。

     那么和狐狸交情匪浅的柳元呢?

     他抬头目光看了一眼面前的柳元,只见玄黑长袍的俊美男子,站在他面前,对着他,微微勾起了唇角。男子一贯冷肃的脸庞露出了虽然浅淡却真实存在的笑容,“我们该回家了,灵霄。”

     柳灵霄听着这个男人对他说道。

     他眯起眼,看着面前这个对他微笑的男人。

     半响之后……

     算了,他在心中对自己说道,反正他也不是真的柳灵霄,柳元不是他父亲。既然如此,柳元是真是假,是人亦或不是……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柳灵霄抬起头,对着面前的男人说道,“嗯,父亲。”

     他抱着小狐狸,朝男人走进。

     柳元看着面前朝他缓缓走来的少年,嘴角的笑容越发深,如同破晓一般,阳光撕裂黑暗,阴霾尽扫。他朝少年伸手,抓住了……他对自己说道,这回我抓住了你。

     再也……不会让你跑掉了。

     他在心中对自己说道,面上笑容温柔,嗓音轻柔对少年说道,“灵霄,你还喜欢吃元宵吗?”

     少年闻言,瞪大了眼睛,震惊说道:“当然不喜欢!元宵那么可爱的东西,谁忍心吃它?”

     元宵,性别雄,种族猫。

     柳灵霄曾经杨过一只名叫大元宵的大白猫,是个很傲娇的小公举呢!

     果然……

     柳元闻言心道,即便是失去记忆了,也忘不掉那只臭不要脸的白虎吗?

     不爽!

     他脸上的笑容越发深了,下定决心。

     在柳灵霄回来之前,将那碍眼的家伙给除掉,就算是弄不死他!也要封印个千百年的,等几百年后……哼!柳元心中冷笑一声,生米煮成熟饭,木已成舟,回天乏力!

     想罢,他对柳灵霄说话越发温柔了,他叮嘱他道:“去了玉清门,要勤加修炼,勿要懈怠。暂时就不要惦记家里,一切由为父在。”

     “……”柳灵霄。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笑容温柔,善解人意,十足慈父模样的柳元,震惊了!

     是谁前几天提到他要去玉清门就一脸不爽的,这男人心海底针啊!

     心思莫测,变化的真快。

     柳灵霄觉得,他真是看不懂这个世界……

     趴在他怀中眯着眼睛的雪白小狐狸,睁开了双目,它目光鄙视的看了一眼面前一把年纪还玩争风吃醋的老不羞,脸上闪过一道轻蔑神色,在你还需要隔离情敌争风吃醋的时候。本王已经占据了美少年的温柔怀抱,哼!

     我赢了所有人了。

     却失去了……尊严和地位。

     小狐狸仰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脸上的笑容一半明媚一半忧伤,我的悲伤逆流成河。

     本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打破封印,重新做妖!

     今天,狐大王也很烦恼呢。

     ——府上有妖(终)

     **********************************************************************************************

     拜师玉清(始)

     第一章

     玉清门山脚下

     柳灵霄抬起头,目光看着远方无尽山脉。

     连绵起伏的山岭,如一条巨龙而卧。山峦叠嶂,色如眉黛。

     此时正值清晨时分,薄雾朦胧。

     群山掩在白雾之中,时隐时现,似仙气缭绕,雾中仙山。

     看上去十分壮阔雄伟,当得仙家福地四个字。

     乡下来的少年柳灵霄,见识少,他顶多就见过一个张家界,就大呼仙境。如今见了真正的道家仙山,顿时被震撼到,眼睛都看直了,不肯移开片刻。

     群山巍巍,穿透云层。

     峰指九霄,仙山有灵。

     这便是玉清门所在地,这便是玉清山脉。

     玉清山脉东起昆仑,西至巫山,横贯东西。连绵何止数万里,壮哉,阔哉!

     光是这玉清山脉就是修真界一大福地,地域广袤,物产丰富,灵草、灵脉、灵矿无数,山中妖兽数不尽。有人曾道,玉清门占着这么一块仙家福地,不发达都难。这修真界随便哪个宗门,若是能占有玉清山脉这一块地,那都能迅速发展,一跃而成修真界顶尖宗门。

     这话说的有些发酸,但也道出了玉清山脉的雄伟和富饶。

     占据了玉清山脉,玉清门不愁资源,底蕴深厚。一个玉清山脉,足以养活数个玉清门,还绰绰有余。

     柳灵霄望着这片巍峨山脉,心道,正所谓怀璧其罪,玉清门坐拥这样一片富饶广袤灵山,还能屹立不倒。可见其实力之强大,能守得住宝贝,让周遭人不敢打其主意。

     “少爷。”身后传来一道冷峻的声音。

     墨七站在他身后,低垂头,恭敬叫道。

     闻声,柳灵霄这才收回打量的目光,回头看去,他对着墨七挑眉问道,“何事?”

     “玉清门弟子大选的时间快到了,我们该走了!”墨七说道。

     像这等大宗门收徒都有严格的限制,时间也在其中之一。

     时辰到了,入山门试炼。

     错过了时间,哪怕只是一息,也不让人进入。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爹、你老祖、你叔祖……是谁。

     柳灵霄抬眸,目光朝前看了一眼,只见前方玉清门山脚下的高大山门已经排起了长队。他顿时咋舌,这队伍都有十米长了吧!

     人真多啊!

     穿来这么久,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人。

     这阵势赶得上春运了……

     少年,你还嫩了点,春运岂止如此!

     十米,呵呵……

     起码乘以个二。

     柳灵霄最不耐烦排队,又没手机wif,排那么老长的队,简直是要夭寿!

     于是,他对墨七说道:“不急,我先看下这群山风采,你去替我占个位置。等会轮到我了,我在过去。”

     墨七闻言,神色先是一怔,随后便皱起了眉头。他张嘴正欲说话,身后忽然传到一道讥诮的声音。

     “这是哪来的穷酸小子,连这点世面都没见过,一座山有什么好看的?”

     哎哟喂!

     柳灵霄一听到这声音,顿时精神一震。

     来了!

     传说中修仙小说里必备的,专注找茬以及被主角打脸一百年不动摇的炮灰。

     有点小激动呢!

     看来不会无聊了。

     柳灵霄抬起头,目光朝前看去,只见前方一个穿着锦绣华服长得人模狗样的年轻男子,身后跟着一群人,在簇拥下,目光鄙夷的看着他,满脸都写着不屑。

     #城里人对乡下人的蔑视。#

     柳灵霄顿时回头,对他身后的墨七说道:“我穿的很穷酸吗?”

     墨七摇头,陈恳的说道:“对面那个傻逼穿的比较穷酸。”

     傻逼这个词……是墨七跟着柳灵霄学的。

     在柳灵霄的世界里,众生皆傻逼,他除外。

     墨七是个实诚人,他从来不说谎话。柳灵霄这一身,身上的衣服是出自飞仙楼,低阶修士里最好的法衣,回春套。什么除尘除灰,冬暖夏凉,贴身伸缩的那都是最基本的。重要的是,在所有的低阶法衣里,它在加属性的各个方面都达到了极致。防御、灵敏、攻击……等,都是最大程度上的满足了修士的需求。

     以及最重要的回蓝回血,这套法衣叫做回春套。正所谓枯木回春,对于低阶修士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或者该说,什么是最需要的?

     当然是自身的血气和灵气,灵气不支,法术无法使用,血气不足,要命呦!

     回春套,在低阶法衣里属一等最好,是修士最好的选择,受到无数世家子弟的热烈追捧。向来都是供不应求的,飞仙楼一年只生产十套的回春套。一般人有灵石都买不到,当然这是针对一般人,柳灵霄从来不是一般人。

     别说是一套回春套,只要他想要,十一套都没问题。

     什么,你说飞仙楼不是一年只产十套?

     那是对外人而言,不巧,飞仙楼的老板恰好姓柳……

     此乃柳城柳家产业。

     也就说,柳灵霄是飞仙楼的少主,第二继承人。

     第一是他那还没见过面的便宜大哥。

     干掉他,我就是第一继承人了!飞仙楼就是我的了!

     ——在柳灵霄见识到飞仙楼的壕气之后,某个瞬间,脑海里曾闪过这个念头。

     柳灵霄身上光是这一套法衣,就比对面那个傻逼全身加起来都还要贵,并且贵上不止十倍。更别说他身上的各种玉佩、挂坠、储物戒之类的……这妥妥就是一个壕啊!

     真是瞎了眼,才会将这个一看就是豪门大世家出来的娇贵小少爷给当成是哪个偏远乡下来的穷逼。

     虽然这个小少爷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土鳖样,但是!

     说不定人家只是娇生惯养,不谙世事呢?

     同样理论可以用于不分五谷杂粮的人间贵族少年==

     豪门出身的小少爷以及护主忠仆墨七大大,毫不留情对前来找茬的傻逼大开嘲讽。

     那傻逼闻言,果不其然怒了,他的面色因为愤怒而通红。

     像猴屁股一样,柳灵霄在一旁看着,脸色神色漫不经心的想到。

     “你说谁傻逼!”那傻逼愤怒的指着柳灵霄骂道。

     “说你啊!”柳灵霄语气轻快的说道,“你连别人骂你傻逼,你都不知道,你说你是不是傻啊!”

     “……”墨七。

     “……”前方山门前排队,转头过来围观的众人。

     少爷/这家伙的嘴巴真毒!

     那傻逼……啊呸,那前来找茬的人,顿时气得浑身发抖,他冲着柳灵霄愤怒吼道,“你找死!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啊!”柳灵霄的语气轻快的简直要上天了,他一脸慈爱的看着面前的傻逼,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等那人回头,柳灵霄就替他回答了,“不知道。”

     “所以,你不知道我是谁,我又怎么会知道你是谁呢?还说你不傻。”他目光怜悯的看着面前被他说的一脸懵逼的年轻男子,摇头叹气道,“傻逼啊!”

     “……”气得浑身哆嗦,满脸通红,嘴唇微张,半天说不出话来的年轻男子。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卧槽!流弊啊!

     山门前排队的那些人,目瞪口呆。

     这是要活生生把人给说死的节奏啊!

     站在柳灵霄身后的墨七,脸上露出敬畏的表情,不愧是少爷!

     不知道为什么,跟着少年一路行来玉清门,路上总是能遇到各种找茬或者……示爱的家伙,每回都被少爷的嘴贱,啊呸,是嘴厉,给说的气哭/晕倒/吐血……

     墨七活了几百年了,这才知道,原来杀人真的可以不见血,只靠一张嘴。

     柳灵霄看着面前气得只会瞪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的傻逼,满脸兴致缺缺,欸!又是一个没用的废物,三言两语就被打击的不会说话了,没意思。

     修真界,都是这些软脚虾吗?

     陡然间,柳灵霄生出了一股高处不胜寒,独孤求败的意味。

     唉!

     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你……你!给我等着!”那年轻男子缓过气来,对着柳灵霄就是愤怒吼道,“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说罢,可疑的停顿了一下,“我是宋宗元,我叔祖是玉清门的宋岳长老!!”

     “呵呵……”他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对着柳灵霄撂下狠话,“等入了宗门,我要你好看!”

     “哦……”柳灵霄淡定应了一声,语气轻描淡写,说道:“那你速度要快点,前面好多人排队呢!”

     “……啥?”那年轻男子脸上露出懵逼的表情。

     报复穿小鞋也要排队?

     柳灵霄秀美精致的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语气不解,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路上总有人对我重复一样的话。”

     他对着年轻男子说道,“你不是第一个人,当然我也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所以,你要速度快点,趁早。”

     “……”年轻男子,他满脸扭曲,呼吸急促,一个大喘,一口气没上来,堵在喉咙里。

     然后——

     张口,“噗——”

     活生生吐出一口血来。

     “……”山门前,排队的众人。

     目瞪口呆。

     齐刷刷,转头,眼睛看向柳灵霄,盯着他那张脸。

     是他,是他,就是他!

     记住这个脸的人,以后遇到他,能打绝不逼逼!

     不……是绝对不能给他开口逼逼的机会!

     太可怕了!

     以后,我要和这样可怕(嘴贱)的人做同门吗?救……救命啊!

     众人盯着柳灵霄那张秀美精致的脸,眼底一瞬间闪过一道惊艳神色,在柳灵霄察觉到那边动静,目光漫不经心的扫过去的时候。

     那双乌黑的眼睛如山涧里清澈冷冽的泉水一般,恍若要将人看穿一般。

     顿时,若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透心凉!

     众人只觉得心底一阵冷意冒起,陡然清醒,心中扼腕,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嘴巴那么毒呢!

     让人望而却步。

     站在柳灵霄身后的墨七见状,顿时松了一口气。

     看来,城主秘密交代的任务,不需要他出手就完成了。

     ********************************************************************************************

     在出发前往玉清门之前,柳元曾暗中将墨七叫去。

     “城主。”墨七低垂着头,神态恭敬,叫道。

     柳元盯着他,目光审视。

     毫不收敛一身元婴修士的威压,劈头就朝墨七砸去。

     差点没把墨七砸的吐血,到底是出身暗卫头子,墨七硬生生的抗住了柳元的气势压迫,面不改色,说道:“不知城主叫属下前来,有和要事?”

     许久之后,柳元才收回目光,一身威压收敛。

     他语气淡淡说道:“明日你送灵霄前往玉清门,本座有一事不放心。”

     墨七闻言顿时心下一紧,难道自己昨天打碎了少爷辛爱的玉碗,然后偷偷跑去城东拿剑逼着玉锦楼的老板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事情,被城主发现了吗?

     坦白从宽,宽大处理。

     所以,事情暴露自知难逃一劫的墨七当即跪下,低头说道:“属下有罪,请城主开恩。”

     “……”正准备说出自己想了很久才决定的天衣无缝计划的柳元。

     这什么神展开?

     一瞬间,柳元冷肃俊美的脸上都懵逼了那么一下

     到底是做城主的人,柳元很快的神色恢复镇定,毫无破绽,目光审视盯着跪在前方的墨七,语气淡淡说道:“哦?你有何罪?”

     哼!

     他心中冷哼了一声,冷酷无情说道,看来这墨七也不能留了,可惜了!这既聪明又能干的下属,如今也是难找。

     墨七闻言,好像哪里不对?

     但他并未多想,而是坦白从宽,语气带着暗卫惯有的冷冰冰硬邦邦,平白直叙,说道:“属下昨日不小心打错了少爷心爱的玉碗,担心少爷发现之后伤心,于是偷偷将一个一模一样的玉碗放了回去。”

     说罢,他还重点补充了一句,“少爷至今都未曾发现那块玉碗是假的。”

     谁说暗卫都是一群榆木疙瘩,瞧瞧这墨七,多聪明机智!

     避重就轻,明明是在认罪,实际上却是为自己开脱。

     什么怕少爷伤心,明明就是怕自己被罚……

     “……”柳元。

     他闻言,表情一瞬间空白。

     盯着墨七的目光难以言喻,满心都是……那啥的心情。

     就……这点事情,就为了这么点小事!

     真是浪费本座的感情!

     柳元觉得或许一千年一万年,他都无法看懂人族这个种族。

     他们总是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做出让人难以理解的举动。

     不是人的柳元大大,今天依然觉得心好累,和能干聪明的下属交流好困难。

     罢了,看在你还有用的份上,姑且留着你!

     “既然没被发现,此事便到此为止。”柳元语气淡淡,神色轻描淡写说道。

     “……”墨七?

     欸!?

     就这样被放过了?

     “起来吧!”柳元说道,“本座还有事情交代你去办。”

     闻言,墨七站起了身子。

     他脸上神色闪过一道困惑,总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什么蠢事一样……

     “灵霄,天性纯良,不谙世事。又生的秀美可爱,实在罕见……”柳元缓缓开口道,俊美冷肃的脸上神色温柔,语气温和。

     简直不像他这个人一样。

     现场唯一的听众,墨七大大心中暗暗想到。

     以如此温柔宠溺的口吻提起自己心爱的孩子的男人,实在让人无法将他同那个杀伐果断冷酷无情的柳城城主联想到一起。

     书上说,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处软肋,城主的软肋就是少爷了吧!

     墨七大大心下感慨,城主果真是慈父心肠,爱子如命!

     #跪求墨七菊苣出本!#

     今天暗卫头子依旧是脑洞如此之大,总是莫名的真相了呢!

     柳元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话,话中意思无非就是我儿灵霄多么玉雪可爱,多么单纯善良……以下省略一千字。

     “……”墨七。

     他忍住嘴角强烈想要抽搐的冲动,艰难的维持着冷酷无情暗卫的尊严和职业素养。

     但……

     城主,我给您跪了!

     少爷很聪明很可爱很美丽……这些,我们都知道!

     求您说重点好吗?

     “听清楚没有?”柳元说道,目光冰冷的看着墨七。

     墨七抬头,满脸都是懵逼的表情,啥?

     只见,爱子狂魔柳元大大话锋一转,十足杀气腾腾,冷酷无情,说道:“世上庸人太多,蠢人更多,心思叵测的愚蠢之辈数不胜数!”

     “明日你送灵霄前去玉清门,但凡有人想要接近他,杀无赦!”

     “不要让任何一个人靠近他!”

     “……”墨七。

     卧槽!

     城主,我给你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