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被迫苦修
    1

     一阵风吹过,满林的紫竹簌簌响动。

     竟让人觉得心底一阵寒意起。

     柳灵霄抱着小狐狸,少年修长白皙的手温柔的抚摸着它雪白的皮毛,声音轻柔的说道:“所以,要听话哦,日天。”

     “不听话,呵呵……”他嘴角笑容阴森森。

     “……”小狐狸。

     现在的少年郎都这么恐怖啊!

     竟然连本王都敢威胁!

     一旁的柳元看着在柳灵霄的手上瑟瑟发抖的小狐狸,神色默然。

     他觉得比起担心他儿子,或许那个披着嫩皮的老家伙更需要担心……

     柳元抬眸,目光看着面前秀美绝伦,一阵风起吹得他长袖飘飞,青衣隽秀的少年,脸上带着连他自己看了都要惊讶的宠溺温柔表情。

     我儿就是如此聪慧!柳元心中得意且自豪的想到,才不会那般轻易的就被蒙蔽。

     大约是被柳灵霄刚才那番冷酷无情的话给威慑到了,小狐狸在他手中异常的乖巧。任由柳灵霄抚摸它的皮毛,还亲昵的拿脸颊蹭了蹭他的手指。

     十足乖巧萌物。

     一旁的凉亭内的狐宿见状,满脸痛心表情,恨铁不成钢,老祖宗哦!你这么没骨气,到贴上去,我们青丘九尾的老脸都被你丢光了!

     呵呵……

     似乎是感受到他的痛心疾首一样,小狐狸窝在柳灵霄的怀里,抬起乌黑灵动的眼睛,朝着狐宿就是一个嘲笑的眼神,我不成器的后辈哦!有美少年在,还要什么脸?

     香喷喷的美少年什么的,最让人食指大开,有“吃”的*了!

     萌萌哒雪白一团的小狐狸,脸上露出沉醉的表情,狭长乌黑的狐狸眼中,波光潋滟,含情脉脉的盯着面前的抱着它的秀美少年。

     真可口啊……

     一旁的柳元见状,浑身的冷气嗖嗖的往外冒。

     这老家伙,真碍眼啊!

     哼!柳元心中冷哼一声,要不是看在它现今连人形都维持不住,只能靠这幅可笑的狐狸幼崽模样苟延残喘。就凭他今日对他儿所做的事情,就能要了他老命!

     窝在心仪美少年怀中的小狐狸,抬起头,乌黑灵动的眼眸中,神色忧郁的看着头顶湛蓝的天空。诶!能看不能吃什么的……真是太憋屈了!

     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呢……

     *********************************************************************************************

     此时,天空已经泛着墨色。

     干净澄澈,湛蓝如洗的天空,恍若泼上一层墨一般,丝丝晕开,如一副水墨画,别有韵味。

     “父亲。”柳灵霄看了一眼头顶的天色,忽然出声叫道。

     他目光看着柳元,说道:“我饿了。”

     柳元闻言,皱眉,俊美的脸上表情冷肃,当即说道:“你想吃什么?”

     “比起去考虑吃什么。”柳灵霄目光盯着他,说道:“难道我们不应该先回去吗?”

     “天快黑了。”柳灵霄提醒道。

     他并不想留在这里,虽然不清楚这里是哪里,但是柳灵霄的直觉告诉他,这里并非是简单之地。

     比起柳城,这里的灵气浓郁,至少是柳城的十倍以上。

     如果说柳城是新手村,那么这里至少是一个高级副本地图。

     而他如今还只是三级(炼气三层)修为,连门派都没拜的新手,就跑去刷高级副本,那不是找死吗?游戏里,有新手保护期,但是这里修真界可没有。

     万一他被打死了,谁负责?

     柳灵霄不想狗带,所以决定先行打道回府,等他拜入玉清门,学成出师,刷到满级了,就来清了这个高级副本地图。

     眼下,暂且饶过他们!

     柳元目光看着柳灵霄,皱眉说道:“你不喜欢这里?”

     一阵风过,柳灵霄保持沉默,没有说话。

     他用抗拒的态度回答了柳灵霄这个问题。

     柳元沉默,

     半响。

     他目光看着柳灵霄,声音低沉,说道:“我们暂时不回去。”

     “为什么?”柳灵霄目光盯着他,不解问题。

     难道,他带他来这里,不是为了求医的?

     既然如今,他的病以及好了,那就该回去了啊!

     别告诉他说,他大病初愈需要静养什么的……当他傻吗?

     “因为,你需要修炼。”柳元一脸冷肃的表情盯着柳灵霄,神色认真不像是说笑,“玉清门的弟子大选严苛无比,以你现在的修为,恐有被淘汰的可能。”

     “所以,你必须在此地修炼我教你的功法,突破《北冥玄经》的第一层,我才会答应让你前去玉清门。”柳元说道,声音冷酷,“否则,与其你将来被他人拒之门外,我宁愿你一开始就不要去参加,以免丢人现眼!”

     “……”柳灵霄。

     他目光震惊的看着面前神色残忍出言冷酷的柳元,目瞪口呆。

     万万没想到,柳元他竟然会说出这般话来……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毕竟,你可是连送礼总后门这样的事情都干过!就为了让原来的柳灵霄能够进入玉清门……

     难道我的人设不是不学无术,仗势欺人,空长着一张脸的纨绔子弟吗?

     什么时候变成勤修苦练的好学生了?

     崩人设了好吗?

     不,柳灵霄目光看着面前俊美冷肃目光不近人情盯着他的柳元,崩人设的不是他,而是柳元!

     柳灵霄心下纳闷,这才几天功夫,柳元就从哪个无限纵容宠溺孩子的慈父,变成了冷酷无情的严父,一定是我今天打开的游戏方式不对!

     他目光盯着柳元看了半响,心中闪过无数猜测。

     最终,他决定试探一下柳元。

     于是,柳灵霄假装不开心,生气,对着柳元抱怨道:“父亲,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说过的,不管我是什么样子,你都会爱我一辈子的!不会嫌弃我的,但是你现在变了!”

     “你觉得我没用,你觉得我丢你的脸!”柳灵霄甚至敬业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要不是觉得丢人,他都想应景的“嘤嘤嘤”几句。

     后来想想,耻度太高,他沉受不住,毕竟他还是一个要脸的男人,遂作罢。

     姑且不说,柳元听了柳灵霄这番“嘤嘤嘤,你变了,你不爱我!”的似抱怨又似撒娇的话,心里是如何想的。

     一旁凉亭内,暗搓搓偷听的狐宿,闻言整个的就喷了……

     擦!

     这两人真是父子吗?

     真的是只是父子吗!

     谁家儿子会这样……像个情人似的,对着父亲撒娇。

     一瞬间,狐宿的脑海里闪过一道不可思议骇然听闻的念头,北冥那家伙,不会是动情了,把儿子当情人养了吧?

     听说有些位高权重的男人,都喜欢娇/嫩/水灵的少男少女……

     想想,北冥这个素来冷着脸,对谁都是一张冰块脸,生人勿进,从上古时候起就是这样,不知吓走了多少心仪于他的男神女神,最后愣是成了三界六道有名的冰山。这光棍一打,就是上万年。

     如今这幅妒夫的模样,还真说不准……

     顿时,北冥浑身悚然,觉得自己似乎真相了,发现某种不为人知的隐秘。

     哎呀!这知道太多了,会不会被灭口?

     今天,青丘的狐王依旧如此的烦恼中,天妒美男,我注定一生坎坷!

     有病吃药……真的!

     窝在柳灵霄怀里的小狐狸,已经不忍直视这个愚蠢后辈的傻模样,你怎么就这么傻呢!

     当初选他继位的时候,怎么没发现他的脑洞这么大?

     ******************************************************************************************

     柳灵霄浑然不觉自己这幅对着柳元似抱怨实试探的话,落在他人眼里是如何的暧昧,引人遐想。

     这货,纯粹是现学现卖的。

     他在穿越以前,没事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在贴吧刷各种游戏八一八,什么狮虎虎,什么举高高,什么相公公,什么给你爱的小扇子……简直是张口就来,毫无违和感。

     对这个汉子都使用颜文字卖萌的世界,柳灵霄早已经绝望,并且身陷其中,不可自拔,早早的就走上了网骗少男的道路……

     柳元闻声之后,整个人就是浑身一震,如同过电般的触感。

     修长高大的身子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只一双深邃的黑眸,盯着柳灵霄。

     那双眼睛,饱含情绪,似惊喜,似激动,似不可置信……

     就像是一根木头一样,杵在那里不动。

     柳灵霄见状,心里咦了一声,怎么没反应?

     难道是我表现不够?

     完全误解了他的反应的柳灵霄,再接再厉,继续声音失落、哀怨的说道:“父亲大人,果然是不喜欢我了!是我给父亲丢人了吗?所以……”

     “不,不是这样的。”柳元打断他的话,目光炯炯,发亮的盯着他,声音低沉,语气有些隐隐激动,似乎在极力按耐住什么一样,说道:“我从来没有觉得你哪里不好,你很好,你这样就很好……”

     “欸!”柳灵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这话听上去,好像哪里不对!?

     总觉得,这个冒牌货盯着他的目光亮的有些过分,好像……能吃人一般。

     柳灵霄在他热烈的急剧压迫性的目光下,心理闪过一道不安。

     事情……似乎超出掌控了。

     “不论你是何样,我都喜欢你。”柳元低沉的嗓音响彻在他的耳边。

     “……”柳灵霄。

     他感觉到耳边传来的一阵温热酥麻,整个人都懵逼了。

     只见……

     柳元站在他面前,高大的身躯将他遮挡在内,微微低下头,靠近他的耳边,声音沙哑低喃说道,“只要是你,我都喜欢,只喜欢你。”

     远远看去,瘦削单薄的秀美少年就好像整个被他搂在了怀里一样。

     “!!!!!”柳灵霄。

     教练,他犯规!

     他不按剧本来!

     求封他号!

     此时,柳元,不,或许该说北冥。

     大妖北冥,整个心都剧烈跳动的,浑身的血液都是沸腾的。

     这一次,他等到了吗?

     竟然来的这样快,这块顺利……

     让他无法置信。

     他难以克制自己内心激动的心情,嗓音沙哑而低沉诱惑,勾人十足,说道:“如果你愿意……”

     “不,我不愿意。”柳灵霄面无表情,声音冷冷拒绝道。

     “……”

     觉得气氛正好,准备告个白,再顺势把人拐走的柳元,整个都懵逼了。

     这发展不对啊!

     柳灵霄抬起头,表情十足诚恳,对他说的:“父亲,我还想修炼吧!”

     “我觉得你说得对,我不能丢您的脸,不能丢柳家的脸。从今天开始,我要勤学苦练,争取早日拜入玉清门,绝不会让您蒙羞的。”

     “……”柳元。

     “我们时候开始修炼呢?我已经有些饥渴……不,是迫不及待了。”柳灵霄目光看着他,说道。

     “……”柳元。

     我选择狗带。

     “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震耳欲聋的大笑传来。

     旁边,凉亭内的狐宿扶着柱子笑的打滚,脸都要笑的抽筋了。

     “哎呦,笑死本王了!瞧你那傻样,自作多情了吧!”狐宿又开始例行作死,对着柳元说道,笑的可开怀。

     “吱吱吱!”

     柳灵霄怀里的小狐狸,也两只小爪子捧腹,笑的乐不可支,前俯后仰。

     一双乌黑灵动的眼睛,嘲笑的看着柳元。

     柳元面无表情,伸手抓起柳灵霄怀里的白毛狐狸,揉成一团,丢了出去。

     小狐狸“吱吱吱”乱叫,呈抛物线,做高速落体运动,砰——的一声,一头栽到了草丛里。

     “……”柳灵霄。

     储备粮它……又被丢出去了,不会死了吧?

     然后——

     柳元浑身气势冷冽,大步朝前走,几步进入凉亭内。

     “你想做什么?”狐宿目光警惕的盯着他,“我告诉你,别乱来,这里是……唔……唔唔!”

     柳元随手抓起长几上一个灵果,堵住他的嘴,然后单手提起他,就是一顿猛揍——

     “……”一旁看的目瞪口呆的柳灵霄。

     发起火来的男人……真可怕啊!

     准确的说应该是,恼羞成怒的闷骚男真可怕啊!

     *****************************************************************************************

     2

     天黑似鸦羽,月色正浓。

     皎洁的月华洒在深幽冷寂的潭水里,波光粼粼。

     潭水倒映出一轮明月,夜色正好。

     这是位于紫竹林深处的一个寒潭,偏僻而孤远,四周渺无人烟,只有茂密的草丛。

     柳灵霄站在寒潭岸上,目光四周打量着,黑漆漆的一片,草丛有半人高。倘若有人往草丛里一躺,滚个几圈,闹出多大的动静,只怕都没人能发现。

     这真是一个偷、情、打、野、战的好地方啊!

     柳灵霄心中如是想到,啧啧称奇。

     “脱衣服!”柳元冷冷的声音响起,面无表情说道。

     “欸!?”柳灵霄闻言,猛然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当下,脱口而出,“你想干什么?”

     刚才见识了他说话不负责任,遭受过严重心理创伤的柳元,对他引人遐想的表情和反应,视若无睹。俊美的脸上依旧是表情冷淡,声音不含感情,淡漠说道:“既然你选择修炼,那就承受住后果!”

     “……”柳灵霄。

     总感觉,他好像被威胁了一样。

     是错觉吗?

     柳元声音冷酷,继续说道:“脱了衣服,将身体浸泡在寒潭里。”

     闻言,柳灵霄转头,目光看了旁边的冒着丝丝白气的寒潭。

     “哦。”了一声,心道,原来只不过是泡个澡而已啊!

     我还以为是什么,表情那么可怕。

     柳元目光冷冷的看着他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心中冷哼了一声,一会你就知道厉害了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面对什么的柳灵霄,很干脆的当着柳元的面开始脱衣服了。

     先是腰带,扯开,随意丢到地上。

     然后是青色长袍,伸手拉开,脱掉。

     露出松松垮垮的雪白里衣,脱掉。

     一大片玉白无暇的肌肤,赤/裸/裸的就暴露在了空气里。

     “!!!!!”柳元。

     看着面前的……美景,柳元陡然浑身僵硬。

     瞳孔猛地一缩,心底狠狠一阵悸动。

     非礼勿视!

     他心里念道,然而——

     眼神很诚实的盯着前方的上身赤/裸的少年看,目不转睛的。

     少年的身材颀长,包裹在裤子里的双腿笔直,手臂纤细,身材有些单薄。腰身很细,细的仿佛张手就能将他报个满怀。

     他的上半身毫无遮挡,悉数裸/露外,一览无余。

     只见,他的肤色玉白,月光下闪着莹润的光泽。

     让人看着就忍不住有想要上前摸一把的冲动,柳元极力克制自己,才没有失态。

     然而——

     他太天真了。

     你以为只是这样吗?

     随着他的视线下滑,那精致嶙峋的让人想要舔舐的锁骨,胸前两点艳丽的在空气里不自觉挺立的红色……

     “噗——”

     柳元的鼻子流出两道可疑的红色液体。

     当即,他整个脸色都变了。

     在少年抬头朝他看来那一刻,柳元飞快的转头,以手掩鼻。

     满脸狼狈,却偏偏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绝对不能被发现!柳元在心中对自己恶狠狠发誓道,否则,他还有什么颜面对着这个孩子!

     你的父亲,是会对着自己孩子的裸/体流鼻血的变态。

     虽然,他很想为自己辩解,你并不是我孩子!

     但是,一旦连这层虚假的关系都没有的了话,那他们之间……就成了两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就算有,也只是欺骗者和被欺骗者。

     在和这个孩子建立新的关系之前,绝不能让他发现,他是一个冒牌货!

     柳灵霄双手提着裤子,眼睛看着动作可疑的柳元,不禁问道:“父亲,你怎么了?”

     “我没事!”柳元飞快的回答道,声音不正常的沙哑。

     “……”柳灵霄。

     骗人!

     这哪里像没事的样子,分明就是很有事啊!

     即便是没有回头看,柳元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个孩子投过来的疑惑目光。

     不能被他发现!柳元心里只有这个念头,他的手不着痕迹的擦拭掉鼻尖的血迹,然后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去,悄悄的将沾染着血迹的手往后藏。

     “只是刚才被风沙迷了眼睛而已。”柳元目光看着柳灵霄,神色淡然,声音微微沙哑说道。

     柳灵霄目光盯着他半天,见他真无异样,才“哦!”了一声。

     还是觉得很奇怪!

     柳灵霄眼睛看着柳元,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算了,不管了!

     他收回目光,不再看他。

     柳元见状松了一口气,总算蒙混过关了!

     然而,还没等他放松多久……

     柳灵霄双手提着裤子,一扯裤袋,啪的一声,裹着他双腿的裤子就滑落了下去。

     两题玉白笔直,修长的细腿,就暴露在了空气里。

     “!!!!!!”柳元。

     简直是会心一击,受到一万点伤害!

     柳元当即闭上眼睛,一只手捂住鼻子。

     以免,重蹈覆辙!

     即便如此,他满脑子还是刚才那惊鸿一瞥,白花花的细长大腿。

     十三四岁的样子,本就是雌雄莫辩。

     少年生的美好,秀美灵动,似天地的灵气都汇聚在他一人身上了。

     隽秀,清雅,勾魂夺魄。

     柳元深吸一口气,做足了心里建设,确定自己这回鼻子争气,没喷碧血,才敢张开眼睛,但是依旧目光不敢看少年。

     只,偏着头,厉声说道:“你干什么!”

     虽然声音严厉,但是那气息却是虚弱的很。

     色厉内荏,说的就是如此。

     偏偏那少年对他内心那些不为人道也的隐秘龌蹉心思,丝毫未知,懵懵懂懂的说道:“我脱裤子啊!”

     “……”柳元。

     知道你脱裤子。

     “你无事脱什么裤子!”柳元疾声厉色说道。

     说的越凶,心里越虚。

     柳灵霄被他突如其来的怒气给搞懵了,半响,说道:“不是你让我脱的?”

     “我让你脱,你就脱,那我让你……”柳元的戛然而止。

     差一点,就暴露了。

     那我让你上我的床,你上不上?

     光棍了万年的老处男,果然是没脸没皮,心思脏的很。

     心好累!

     摊上这么一个不讲理的父亲,感觉要短寿一样。

     完全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生气。

     不就是脱个裤子而已……

     柳灵霄满脸无力表情,语气试探性说道:“要不,我穿起来?”

     一阵寂静。

     “算了……”柳元说道,“既然脱了,你就脱了吧!”

     “……”柳灵霄。

     反复无常!

     他默默地在这个冒牌货身上添了一笔。

     半响之后。

     柳元睁开眼睛,目光看着他,视线不敢下移,就盯着他的脸,极力语气镇定,说道:“既然脱完了,那就下去!”

     “下去寒潭里泡着,《北冥玄经》主寒性功法。此寒潭,虽比不得极北之海严寒,勉强也将就。”柳元语气挑剔说道,亏得狐宿不在这里。

     要是狐宿在分分钟都得喷他一脸,这可是他青丘锻体修炼的圣地,每一个青丘的狐族,在五尾突破六尾的时候都要来这寒潭走一遭,用以锻体,锤炼经脉。

     柳灵霄转身,目光看着面前的寒潭。

     深幽的潭水,在月光照耀下,闪着粼粼波光。

     缕缕白气,自寒潭中升起。

     看上去,好像很冷的样子。

     若是以前,他定然会被冻的不行,但是现在他有三层炼气修为,别的不说,至少能抗下冻吧……

     柳灵霄如此天真想到,等他下了潭水之后,才恍然惊觉,自己果然是太甜了。

     他双脚踏入潭水里,登时,嘶——的一声!

     倒抽一口冷气。

     妈呀,冷死我了!

     当下,他的脚就往回缩了。

     “下去!”旁边,柳元冷冷的声音传来。

     “不许回来!整个人都浸泡到潭水里。”

     “当然。”柳元的声音猛地一边,低沉而有些性感戏谑,似调笑一般,说道:“你若是和本座回去,呆在本座身边,自是没必要提升修为,那也就没必要吃这个苦。”

     闻言,柳灵霄毫不犹豫,“噗咚”一声——整个人跳进了潭水里。

     一旁的柳元见状,顿时脸色阴沉。

     虽然毫不意外他的选择,但是这样毫不犹豫的干脆拒绝他,还是让人不快。

     “你有五天的时间!”柳元声音冷冷说道,“五天内,你要是不能突破《北冥玄经》的第一层,那就乖乖和本座回去,别惦记着玉清门拜师了!”

     “……”柳灵霄。

     还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非要五天内突破这什么《北冥玄经》的第一层?

     寒潭边上的柳元,伫立在月下。

     高大修长的身躯,似一座巍峨的冰山一样。

     月光被阻挡在外,化不开他那颗冷硬的心。

     这世上,唯一能牵动他的思绪,他的心跳的少年,此时正在他的面前。

     受着寒冰之苦。

     柳元的目光冷冷,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寒潭中满脸痛苦之色的柳灵霄。

     《北冥玄经》第一层,其中有一个法术,能够敛息。

     大乘之下,无人可看破他的隐藏的气息。

     唯独只有这个法术,才能够隐藏他体内的妖力。

     否则,一旦他身具妖力的事情暴露,整个修真界容不下他。

     至少容不下现在的他。

     等到有朝一日,这孩子扶摇而起,青云直上。

     修为臻至化境,在修真界赫赫有名,占有一席之地,到那时,他自可随心所欲。

     柳元目光冰冷的看着潭水中饱受寒冰之苦的少年,俊美如俦的脸上神色冷的如同淬冰一般,他知道自己卑鄙,不是一个好人。

     也知道自己内心的矛盾,和复杂。

     一面希望,这个少年被所有人抛弃,众叛亲离,不为人界所容,走投无路,无处可去。这样,他就能得到这个少年,除了他的怀抱,他再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一面又不忍看到他受苦,看到他伤心难过。‘

     所以——

     柳元看着浸泡在潭水里的少年,心中说道,这是给你的机会,也是给我自己的机会。

     不要让我有机会,有理由,禁锢你。

     倘若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不会放手。

     到那时候——

     除了我的怀抱,你无处可去。

     名为掠夺、占有的爱。

     我深深的爱着你啊!

     你可曾知道?

     *****************************************************************************************

     胧月之下。

     寒潭深水,夜深露重。

     柳灵霄全身浸泡在冰冷刺骨的潭水之中,面色苍白,眉头紧紧皱起,满脸忍耐之色。

     比起他面上的隐忍不发,他心里一串的骂街。

     擦擦擦!

     老子果然是太天真了!

     就知道,柳元那老家伙,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放过他!

     冷、冷、冷死老子了!

     柳灵霄冻得浑身发动,牙齿直打颤,从脚底,手掌……一股刺骨的寒气,猛地窜入他的体内,钻进了他的四肢五骸之中。

     森冷的,刺骨。

     冷的发疼,浑身的血液都要凝结成冰一样!

     快要冻死了!

     没想到,老子有生之年,竟还能体会一把杰克和露丝的浪漫,我呸!浪漫个屁,杰克和露丝好歹还是两个人,一对小情侣,冰寒水冷中,还能缠缠绵绵,互诉衷肠,来一个精神上的相互满足慰藉。

     然而,老子呢?

     单身狗一只,泡在寒潭深水中。

     活活冻成冰棍!

     冷,冷,冷,冷!

     要冻死了,冻死了,死了,了……

     “闭眼守心,心无旁骛。”忽的,岸上一道冷肃的声音传来。

     是柳元那混蛋啊啊啊!

     “运转灵气,沿着带脉往上,通行十二经络……”柳元的冷肃的声音继续响起。

     柳云,你个大混蛋啊!

     你给老子等着,早晚有一天干死你!

     冻的浑身哆嗦的柳灵霄心里愤怒大骂一句,然后闭上眼睛,守住心神,按柳元所说的去做。

     灵气在体内缓缓运行,起先运转的并不顺畅,有些凝滞,这是因为寒气堵住了经络。使得经络不通,灵气无法顺畅运行。

     柳灵霄依照柳元的教导,心无旁骛,屏声敛气,耐住性子,一遍又一边的运转体内心法。

     时间,就这也悄然流逝。

     柳灵霄逐渐的沉浸在修炼之中,忘记了四周,忘记了世间,也逐渐忘记了寒冷。

     约是百个周天之后,他体内的灵气终于顺畅。

     陡然间,一泻千里。

     灵力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在体内运转自如。

     寒气驱散,生机不断。

     此时,一夜已经过去,天色泛白。

     远方天空,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了潭水中闭眼的少年身上。

     金色的阳光,轻柔的亲吻着少年的脸颊。

     乌黑的头发,玉白的肌肤,秀美无暇的脸庞。

     这个少年,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下,宛若镀金一般。

     似神佛之子。

     似九天仙童。

     **********************************************************************************************

     柳元一袭玄黑长袍,负手而立。

     站于寒潭之边,阳光无法融化他周身的寒冷。

     他淡漠似无情,眼神却无比温柔缱绻的看着前方潭水之中的少年。

     阳光被逼退在阴暗的角落里,无法近身。

     修真不知岁月,沉浸在入定之中的柳灵霄无法感知外界时光的流逝。

     他一日不醒,柳元就一日不离开。

     站于寒潭边上,守着他。

     第一天,狐宿来了。

     他一袭绛红长袍,发上挽着桃木簪,簪子旁缀着一朵粉色的宝石桃花,小小的一朵,不打眼亦不会让人忽视。腰间缀着一块翡翠玉佩,手持着一把折扇。穿的是风骚无比,自以为是俊美无敌,天下第一英俊美男子。

     款款而来,风起他长袍,猎猎作响。

     骚/气的无法直视。

     他走近了,目光往寒潭里一看,见他少年面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气息平稳,面相安详,周身的灵气凝实,俨然一副入定修炼的模样。

     不禁面色惊讶,说道:“他竟然能抵挡住这万年寒潭的寒气侵袭,入定修炼了?”

     “这资质和体质罕见啊!百年难遇。”狐宿说道。

     这百年难遇还是同妖族比的,这要是放到人族,至少也得一个千年难遇吧!

     人族的体魄到底是不如妖族。

     狐宿抬头,目光看着柳元,一脸谴责的表示,说道:“是谁之前和我说的,不学无术,体弱多病,天资堪忧,恐落后于人,骗走我的一株千年洗髓草!”

     闻言,柳元的表情平静,说道:“我并未骗你。”

     他目光看着面前浸泡在潭水中的少年,语气平静说道:“在我见到他之前,我的记忆里关于他的样子,就是这样。”

     狐宿闻言,面露惊异,说道:“此话何意?”

     “说来也是奇怪。”柳元的语气淡淡,说道:“就好像是某一天,我忽然意识到,我有一个幼子。他叫什么名字,长得什么模样,什么性格,我都一清二楚。却唯独,对他这个人没有印象。”

     “就好像他是凭空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一样。”柳元继续说道,“直到有一天,我见到他这个人,才恍然惊觉,哦,原来他是这样的。”

     “我想,他并非是我的儿子,而是‘柳元'的儿子。”柳元说道,“而我如今正好是柳元。”

     狐宿闻言,顿时表情悚然,压低声音说道:“你的意思是,他的出现是天……”

     能够悄无声息让一个乍然出现,并且背景合情合理,毫无破绽。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那个至高的存在。

     “嘘!不要说出那个名字,它会听到。”柳元制止了他的话,轻声说道:“我不管他是不是柳元的儿子,我只知道,他是我找的那个人。”

     “我曾经答应过他,如果再遇,前缘再续。”柳元的目光看着前方,视线温柔落在潭水中的那个少年身上,声音低沉而缱绻,仿佛是自舌尖缠绕出来的声音一般,是这世间最动听的情话,“或许,他已经不记得了。然而,这并不重要,那些让他觉得沉重悲伤的记忆,只需我一个人记住就够了。”

     “他只需要,快快乐乐,无忧无虑。”

     “一切,由我背负。”

     柳元的目光盯着前方阖眼入定无知无觉的少年,心中说道。

     在与你相遇之前,我浑浑噩噩渡过每一天,恍若游离失所,不知所终,终不知所归。

     直到遇见你。

     在与你相遇第二天,我便想起一切。

     你的灵魂,一如往昔。

     我又如何能错认?